使用胰岛素对心血管事件结局和癌症发生率不存在特殊影响(转...

NEJM:研究者们指出,胰岛素使用对心血管事件结局和癌症发生率不存在特殊影响,这是迄今为止对胰岛素使用时间跨度最长的研究。来自安大略湖汉密尔顿McMaster 大学的Hertzel Gerstein, MD和他的同事们指出:这个纳入了超过12000名患者的长达六年的研究发现如果患者存在心血管病危险因素以及空腹血糖受损、糖耐量受损或使用甘精胰岛素的早期2型糖尿病患者发生心血管病事件的比率是2.94/100人年,而接受标准治疗的这一人群的比例是2.85/100人年。Gerstein在美国糖尿病协会上报道:两组人群罹患癌症的统计学概率相同(HR 1.00, 95% 可信区间0.88 至1.13, P=0.97)。研究同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内分泌科武晓泓Gerstein指出在关于对比胰岛素和非胰岛素治疗的效果方面这是一项最长、最广泛的研究,通过这项研究我们根本没有发现存在罹患肿瘤的风险。研究的主要结局是非致命性心梗、非致命性卒中和心血管死亡事件。继发终点结局包括原发终点结局和因心衰需要行血管重建术和住院。研究者们同样观察了微血管结局、糖尿病事件、高血糖症、体重和癌症发病率的发生情况。目测两组患者心血管事件的Kaplan-Meier曲线是重合的。唯一真正的区别是“适度的”体重增加(3 磅比1磅)和“适度的”高血糖症。Gerstein指出“这90年来我们一直不确定用胰岛素治疗2型糖尿病的安全性究竟如何,现在我们知道它对一些严重和重要的结局影响的长期效果了。”其他参加演讲的讲者也共同分享了这令人兴奋的研究结果。来自斯德哥尔摩Karolinska 机构的Lars Rydén, MD指出:“作为一个心脏科医师,我对降糖药所造成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更感兴趣,这些结果增强了我们的背景知识。在长期的观察中我们没有观察到治疗所造成的不利情况,对此我们感到很放心。”不过,我们不知道这些结果是否会导致胰岛素在有糖尿病风险的患者中扩大应用。Gerstein和其他的研究者指出这些数据能让人确信胰岛素的安全性。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在整个研究过程中,糖化血红蛋白水平在两组内相似。两组糖化血红蛋白的基线值是6.4%。在第四年的时候,甘精胰岛素组和标准治疗组的数值分别为6.1%和6.4%,在试验结束时两组的数值分别为6.2%和6.5%。ORIGIN研究(Outcome Reduction with an Initial Glargine Intervention)在40多个国家共纳入了12537名受试者。平均随访时间为6.5年,受试者平均年龄为63岁,35%是女性。在研究结题时,研究者得到的资料包括99%的受试者的原发终点结局。在第二年的时候,甘精胰岛素组的90%的患者的依从性都很好,第五年的时候这一比率为85%。与接受标准治疗的患者相比,分配到甘精胰岛素治疗组中的没有糖尿病的患者在第一次口服糖耐量测试时罹患糖尿病的概率要低28%。然后他们停止胰岛素治疗,在大约100天后接受第二次口服糖耐量测试,罹患糖尿病的概率要低20%左右。研究者们注意到:“我们的研究显示无论是否配合口服制剂治疗,每天进行基础胰岛素注射的患者可以保持接近正常的空腹血糖测试和糖化血红蛋白近6年,高危患者需要每日自我检测指末血糖水平来调整胰岛素的用量。”胰岛素组的超过一半以上的受试者能将空腹血糖测试水平保持在95mg/dL,而采取口服降糖药的患者的血糖水平为123mg/dL。但是该研究也存在局限性,因为胰岛素治疗组中一半以上的患者都服用二甲双胍——该药物对心血管有保护作用。并且该研究的结果仅显示胰岛素治疗的有效性而不是治疗使血糖降低的有效性。